健康

很显然美团点评如今同样有自己的底气2019iyiou

2019-05-14 19:41: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这是我们的个拐点。”美团点评副总裁兼外卖和配送事业部总经理王莆中手中的笔,指向大屏幕中S曲线图上的一个点。

焦点集中在一组数字上——1000万单,这是美团在3月20日公布的日订单完成量;54%,是美团外卖的市场份额。至此,美团有了一个新标签“全球外卖订单多的平台”。

虽然数据亮眼,但是王莆中坦陈,“公司的目标是七成份额,所以我压力很大。”但美团外卖如今已经成为一个准“国民应用”,在王莆中的设想中,未来的用户规模会在亿人左右。

引用罗杰斯的“创新扩散理论”,王莆中说,美团外卖用户分成五个阶段,会形成一条创新扩散的S型曲线。个阶段是缓慢增长,然后爆发性增长,当市场份额达到70%的时候,又进入缓慢增长。美团正处在个拐点,用术语说是“跨越了创新鸿沟,开始进入飞速增长。”

虽然这个“潜力股”一路走来都在面对“烧钱”、“盈利”的质疑和压力,但是并未打乱美团外卖自身的节奏,也没有阻碍其飞速发展的市场份额。王莆中甚至在内部会开玩笑说,“很多媒体说,美团只有外卖在亏钱,我在公司内部做自我检讨,本人是公司亏钱业务的负责人。但是,我们现在不应该去赚钱,因为未来的空间还很大。”

多年前,当京东一直被外界质疑其盈利能力时,刘强东曾坚定的说:“当然一家不赚钱的公司可耻,我也有可耻的感觉,不能为股东创造利益。但如果一家公司在不该赚钱的时候赚钱是愚蠢,我宁愿羞愧也不愿愚蠢。”。

很显然,美团点评如今同样有自己的底气。

世界看中国

今年年初,美团点评CEO王兴去美国考察发现,美国的外卖同行们都开始在研究中国外卖市场。“因为中国外卖市场的规模、增长率都快于他们,不仅规模比他们大,而且模式也更先进。”王莆中分析说,外卖和配送一定是双轮驱动的。

为了验证这一观点,他讲了正反两个例子。英国的外卖公司Just eat已经开始布局配送业务,收购和投资了一些物流公司,“他们通过很多大的投资人来找我们了解美团的配送情况。”

由此可见,在外卖这件事上,全世界的同行都在向中国市场看齐,都在拥抱配送业务,除了在美国称霸外卖市场的Grubhub。王莆中推断,“可能再过两年,Grubhub也不会一家独大了。”

经过研究发现,美国的上市公司Grubhub在三年间的增长率都不是快的。

Grubhub尚未涉足配送业务,正是其近几年增速放缓的根源所在。王莆中强调,“Grubhub在美国尽管一家独大,但其增长率远远低于新兴品牌,比如Door dash和Uber Eats已经在西海岸的一些城市吞掉了大部分的市场占有率。

究其背后的原因,就是这些新兴平台早在三年前就开始全力做配送业务,但是Grubhub坚持做纯平台模式,增长率只有30%左右。其并不提供配送服务,让很多餐厅自己配送是非常大的挑战,不仅人工费很贵,人员管理、招募、专业化的流程控制以及客户体验控制都很难做到。

双轮驱动

配送为什么如此重要?

王莆中的回答是:“在中国,不给餐厅提供配送,餐厅就不跟你合作。”所以,如果你今天配送做不好,意味着你只能跟四大品牌‘黄沙拉麻’(指黄焖鸡、沙县小吃、拉面和麻辣烫等,代指低价外卖)合作。”

在王莆中看来,把外卖市场做大主要有三个关键环节:一是供给,对于外卖平台来说,就是入驻的商户,包括数量和质量。二是流量,现在流量的获得成本越来越高,谁在流量上有优势,谁就能先获得用户。三是配送,配送的络规模和质量,反过来决定供给的质量。同时,这也是同业竞争的三大必争之地。

而关键的外卖和配送的双轮驱动,美团早有布局。就在2016年的世界互联大会,美团外卖智能调度系统次亮相。

“饭菜是要热的,需要我们送得快。”王兴在互联大会期间提到,美团外卖的平均送餐时间为28分钟。这依赖于美团外卖使用的智能调配系统。王兴解释,通过以往数据的积累和实时数据的提供,加上机器的智能学习,美团能够根据这些数据分析,对运力做到很好的实时调度。“我们做了超大规模的O2O配送调度系统,一方面对‘骑手’的状态有非常清晰了解,另一方面也对消费者的需求有清晰的统计和预测,它方便调度我们的运力资源。”

如何让五成市场份额、一千万单的配送量都能实现28分钟这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王莆中在智能调配系统介绍的基础上,进一步做出解释:“我认为关键的一点,线上的算法系统能不能帮助线下的管理模式做决策?智能配送调度体系从根本上每一单的数据、金额,跟踪每个骑手的轨迹,系统自动找出哪个人是有问题的,哪个站点的效率高。”美团外卖把技术与线下管理结合得很好,互相配合。

美团外卖线下的组织方式非常灵活,“我们有自营、加盟、众包,我们众包的规模已经做得相当大。”王莆中介绍,“这种极富弹性的、复杂的组织方式,背后是系统的支持,虽然我们用众包的方式来管理骑手,但是我们每一单的标准是一样的。”这种标准的广泛甚至体现在,虽然美团外卖有加盟商,但是2016年冬天给骑手的补贴,都直接打给骑手。

王莆中看来,“科技的手段一定要和管理方法结合,否则你光高科技也没用,配送员还得每一单去送。”而且,为了配送资源的高效利用,美团在近期上线跑腿业务,“这是美团今年整个大的同城物流战略中的重要一环。”

跑腿业务在3月6号正式上线。王莆中透露,“团队一直很想做,但我一直不让他们做,因为我觉得众包规模不够的情况下做这个事情未必好。你发单得有人给你送,得有人帮你取,这是帮送帮取的服务。”核心的点是,当众包的规模起来后,就可以有足够多的富余骑手去做这个事情。目前,跑腿业务上线三周,增速很快。

狂奔下的取舍

美团什么时候上市?距离盈利还有多远?这几乎成了美团点评的高管每一次面对媒体的必答题。

对于美团外卖的盈利计划,王莆中给出的答案是,“这个阶段我们并不准备赚钱,还处在S曲线的前半段。一定是过了快增长的阶段才是赚钱的时候,可能是一到两年以后。”

而对于美团外卖未来的盈利点,王莆中介绍,主要来自商家抽成、配送费以及广告收入。但目前还是在扩大规模的阶段,美团外卖现阶段的任务是“精耕细作”。他透露,今年外卖平台营收将有2.5倍的增长。

如果将全球食品市场、餐厅及快餐市场、外卖市场、线上外卖市场排列成金字塔型,那么,根据麦肯锡的数据,线上外卖的规模仅占到食品市场的0.4%。王莆中说,全球食品市场大概规模是7.8万亿美元,相比之下,315亿美元的线上外卖市场占比还很小。

他以电影行业举例,中国的电影票市场的增长很大程度上是线上化推动的,线上转化率已经到了60%-70%。

根据麦肯锡的数据,目前全球范围来计算,外卖对餐饮的渗透率约为10%。王莆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到2020年,中国的渗透率预估可以到20%,且95%以上的订单会通过第三方互联平台实现。虽然美国外卖市场的渗透率12.5%比中国的6.1%,要高很多,但是线上化率远远不如中国。如今,中国外卖市场的线上化率已经达到74%,王莆中预计未来三年这个数字会接近95%,甚至更高。

作为一个新兴的行业,外卖的行业特性与互联电商平台类似,有核心的三个环节:供给、流量和配送,这是相互协调的三角形,“你卖什么货,用户从哪来,用什么方式把这个货送到用户手里。”王莆中说,“保证三角形协调能力的是团队,三角形的任何一条边、一个角都需要执行到位,不是给钱就行了,钱现在不是的问题,问题是花钱的人有没有花到位。”

在今年的美团外卖战略会上,王莆中提出今年外卖的核心战略是八个字“深耕细作、戒骄戒躁。”王莆中开玩笑说,“要规模还是要盈利?我相信董事会、投资人一定会告诉我,要快速增长,而不需要你赚钱。因为账上的现金流充沛,美团点评目前外卖之外的其他业务都已经实现整体盈利。所以我需要帮他们花钱,来增加公司的价值。”

本文系投稿稿件,作者:焦丽莎;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亿欧”;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IT行业
无锡会务F轮企业
广州新制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