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各地已侦破112起环境污染刑事案

2018-10-30 12:04:40

各地已侦破112起环境污染刑事案

SMM讯:前日,公安部公布四起环境污染重大案件,包括云南省昆明市牛奶河污染案、河北省廊坊部分电镀厂非法排放电镀废液污染环境案、湖南省株洲市佳旺化工公司非法倾倒化工废液污染环境案和山东省邹平县乾利公司非法处置工业渣土污染环境案。

今年以来,公安部部署各地公安机关摸排环境污染犯罪线索,发动群众举报,与环保行政执法部门衔接配合,重大案件实行挂牌督办,截至目前,各地公安机关已成功侦破环境污染刑事案件112起。

公安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公安机关将充分运用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严格依法履行职责,始终保持对环境污染犯罪的严打高压态势。

■ 案情

●云南昆明

毒尾矿水直排 小江变牛奶河

4月上旬,媒体报道昆明东川区牛奶河污染问题后,昆明市公安机关成立专案组开展调查,3家涉嫌污染环境矿工企业先后被立案侦查。经昆明市公安机关一个多月的侦查,5月17日,涉案三家企业的法定代表人罗某、刘某、马某及相关人等8人,因涉嫌污染环境罪被依法逮捕。

经查,三家企业分别自2003年、2007年建厂生产以来,通过私设暗管,将萃取原矿石、生产精铜矿过程中产生的含硫化钠、砷、铅、锌、铜、镉等有毒物质的尾矿水、尾矿砂等直接排向小江,造成水体及流域土壤严重污染,小江河水变白并流入下游的金沙江,周边逾百亩土地板结。

●河北廊坊

电镀废液入河 铬锌镍超标50倍

5月下旬,媒体报道河北省廊坊市永清县、霸州市部分小电镀厂污染环境问题后,公安部派员督导当地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对全市小电镀企业开展地毯式摸排、取证,现已抓获38名犯罪嫌疑人,其中20人已被依法逮捕。

经侦查查明,上述涉案个体小电镀厂自2011年6月以来,利用硫酸、盐酸为被镀零件除油、除锈后用清水冲洗,后将零件放入含有铬、锌、镍等的溶液中通电镀锌、镀镍,再用清水冲洗后钝化、去氢,生产过程中的数百吨污水及电镀废液未经任何处理就排放到周边水域或地下渗井中。经当地环保部门检测,部分水沟、河流中的铬、锌、镍等含量超过国家标准50倍以上。

●湖南株洲

强酸倒进下水道 锌含量超450倍

5月上旬,湖南省株洲市公安机关根据公安部的统一部署,会同当地环保部门摸排线索,对佳旺化工公司非法倾倒化工废液立案侦查,先后抓获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刘某和运输车主李某等4名犯罪嫌疑人。6月14日,李某等3人因涉嫌污染环境罪被依法逮捕。

经查,2012年4月,佳旺化工公司与长沙市某企业签订生产废水处置协议后,刘某雇用运输车主李某等人,先后将480余吨含有强酸、重金属的化工废液,非法倾倒至株洲市部分下水道等地。经当地环保部门检测,该废液主要成分为强盐酸,pH值为0.21,内含汞、镉、锌等重金属以及砷,其中,下水道中锌含量超过国家地表水环境质量Ⅳ类标准450倍。

●山东邹平

放射性废渣 填坑2万余吨

3月上旬,山东省淄博市公安机关根据环保部门移送线索,及时侦破了邹平县乾利垃圾能源科技开发有限公司非法处置工业渣土污染环境案。5月25日,该公司实际负责人刘某、运输车主李某2人因涉嫌污染环境罪被依法逮捕。

经侦查查明,2012年12月,乾利垃圾能源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刘某雇用运输车主李某,将该公司提炼赤泥(铝土矿被提炼氧化铝后剩余的废渣,具有一定的放射性)后的2万余吨红色渣土,分400余车运输至淄博市某公司填埋平整工程。经环保部门对填埋平整工程内的红色积水取样检测,总砷浓度超标6.38倍,确定为有毒物质。

【背景】

6月18日,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发布《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后,公安部下发通知,要求各地公安机关以两高《司法解释》的公布实施为契机,用足用好法律武器,依法履行打击职责,加强与环保部门的协作,坚决依法打击环境污染犯罪活动。

■ 河北廊坊

【回访】

废液腐蚀浸泡土壤成白色

6月18日下午,霸州市杨芬港镇东寨上村,翟中武的电镀厂虽然已经过初步整治,但仍遍布着粗放式生产后的遗迹,污水横流的地面、锈迹斑驳的机械、墙壁、槽池布满油垢,生产工具和材料与各类垃圾随意堆放在一起。

穿过厂房,则是一处占地上万平米的污水坑,刺鼻的酸臭味弥漫在周围,坑内和周围的草木全部枯死发黑;被浸泡的土壤已被腐蚀成白色。

围着大坑建起的是至少6家电镀厂,每家工厂内均有一条或多条排污管槽连着水坑。翟中武称,这个大坑用来排污,挖出来的土则用于盖厂房。

【讲述】

凑钱交给检查者充当罚款

廊坊市永清县三圣口乡黄家堡村西南也有多家小电镀厂,经营时间从半年到五六年不等,因电镀厂密布,村民将这里称为电镀小区。

姜伟立已被警方抓获,他曾经的电镀厂就在这里,半年前,曾长期在电镀厂打工的姜伟立觉得此行业有利可图,便和家人合伙租下属于村委会的近两亩地建起厂房,执照、手续都没办,每年给村里交些管理费就行。

电镀产生的污水,经过自己连接的管道排放至1公里外的一处坑塘。污水都是直接往坑里排,姜伟立称,他以为排到坑里的污水会有人处理,不过我从没见有人来清理过。

姜伟立称,村内的电镀厂几乎都是无证生产经营,有时听到要来检查的风声,或者停工避避风头,或者一起凑钱交给检查部门,算是罚款。也有被查到没收了机器的,但机器不值多少钱,风头过了重新买来接着干。

■ 追访

千人小村逾三成从事电镀业

廊坊警方介绍,霸州、永清等地的电镀行业发展由来已久,早可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特别是霸州市杨芬港镇,由于紧邻中国北方钢木家具生产为密集的霸州市胜芳镇,和自行车产业发达的天津市武清区王庆坨镇,电镀市场需求巨大。

近30年,杨芬港镇以及周边乡镇的一些小电镀厂应运而生。而这些小电镀厂基本不办理任何手续非法开设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酸都不经任何处理直接排放,环境污染严重。

不是没听说过专业排污设备,可得花十多万,我们没那么多钱,已被警方控制的翟中武说,一家小电镀厂一年收入约20万元,刨去各项支出,盈利约四五万元。对此,紧挨东寨上村,同样开设众多小电镀厂的褚河港村村民认为过于保守,办厂投入三四万元,不出意外两个月就能回本,所以很多人明知污染也愿意去干。

永清县三圣口乡黄家堡村非法电镀厂经营者姜伟立称,因市场需求旺盛,1000多口人的黄家堡村,有三分之一村民从事电镀行业。而这种现象在电镀业集中聚集的乡村中,十分普遍。

■ 云南昆明

【回访】

奶源被掐断土地已板结

由拖布卡镇格勒村沿小江南行,40多公里外就是汤丹镇洒海村,村里的小清河曾是牛奶河出现的源头。河水恢复本色,但牛奶河依旧给小清河西岸留下印记。山上矿企排出尾矿水借道山脚下一条一人高的排洪沟,延伸漫流几百米,将河岸冲出一个3米多宽、近30厘米深的不规则水沟,废水由此注入小清河。

沟渠内,灰白色的尾矿渣沉淀,混杂着淤泥,附着在原本的耕地上,脚踩在尾矿渣上无法下陷。

已经板结化了。专案组干警介绍,这些尾矿渣也污染了周边的百余亩土地。

在尾矿水流成的水沟岸边,两三米宽的土地干涸、皲裂,地上零星长着杂草,再往外是丛生的芦苇。

10多年前,几百亩范围全是耕地。张德良记得年轻时的小清河,河水两边种着水稻,但山上出现开矿公司后,废水往田里流,土地不断抬高,庄稼逐年减产,一颗稻谷也收不上来了。

看着变清澈的小清河,张德良又重燃希望,没准这以后还能种田呢。一旁的老农周老汉戴着草帽,努着嘴说,不好种喽,你看那白泥,那能种地。

【讲述】

污水处理成本占利润一半

6月19日,昆明东川通宇选矿厂(以下简称通宇厂)已关停,山下一个开阔地带正在施工,这是通宇厂仍在建设的尾矿库。

看守所内的罗某介绍,在建的尾矿库是和山上的昆明兆鑫矿业有限公司一同建设使用,两家投资1600万元,可以使用七八年。按正常情况计算,每生产一吨精铜利润是5000元,但相应处理污水的成本近2000元,几乎占利润的一半。

罗某称,由于扩大生产规模,厂里进了新设备,为调试设备,所以在半年里开工选矿,但尾矿库没建好,所以才将废水排进山里。据公安机关和环保部门调查,通宇厂在2012年1月至12月间,一直直排生产废水,造成小江水体和流域土壤污染。

罗某承认,知道偷排废水违法,但心存侥幸,又想尽快扩大生产线的利益,想着悄悄排几天应该没事,没想到后果这么严重。

固定升降机
电玩城捕鱼
江苏镀锌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