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

外援输血维达

2019-06-13 19:18: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外援”输血维达

本报 江海波 广州报道

维达集团(下称维达)越来越感到怀疑,是否还将继续跟进对手们的策略,以高速扩大产能的增长模式来扩大市场份额。即使是在第二大股东——世界第二大生活用纸巨头爱生雅(SCA)近日提出价值总额高达86.47亿港元要约收购之后,维达仍未将这个疑虑打消。

9月17日,维达国际()发布2013年中报显示,行业产能大增、竞争烈度加剧,导致其有限的净利润进一步下滑。与此同时,维达在公告中表示,将“研究轻资产发展模式”——即打算在未来考虑以代工模式应对市场需求的扩大,而非仅仅以“投资驱动”的方式保持增长。

此刻的中国生活用纸行业,恒安、金红叶(APP)、维达、中顺四大巨头,都在迅速扩大自己的产能,市场竞争越来越呈现白热化的状态。国际巨头的介入,或将给维达带来全新的可能性,同时也给行业带来新的变数。

维达,进退维谷

一向以“高端”示人的维达,却并未取得人们想象的高利润率,甚至,在行业四大巨头中,其净利润率垫底,今年上半年仅有8.6%(去年年报为8.9%),约为竞争对手恒安国际的一半。

原因在于,竞争烈度的加剧,使得维达不得不增加其营销费用,摊薄利润。由于维达定位相对高端,而中国生活用纸的增长点却在农村、三线城市等中低端市场,维达的“高开低走”,要比中顺、APP以“低开高走”的市场策略相对投鼠忌器,这也是其市场份额不如APP与中顺增长迅速的原因之一。

但是,竞争对手的迅猛扩张,维达不得不紧紧跟随,不断增加新的产能。资料显示,金红叶2013年将新增产能40万吨,总产能达到128万吨;2014年将新增产能72万吨,总产能达到200万吨;2015年将新增产能25万吨,总产能达到225万吨。

据恒安集团称,明年及后年,其将分别增加年度化产能36万吨及12万吨,新产能主要包括8条生产线,分布于重庆、湖南、山东及芜湖,至2015年底,该集团全部产能将达到138万吨。

根据RISI公司的预测,2015年中国生活用纸总产能将达到920万吨,因此届时金红叶的产能将占全国总产能的约1/4,位居。

面对对手的迅猛扩张,维达亦不得不增强产能应对竞争。今年上半年,维达有8万吨新产能投产,并将于今年下半年进一步增加14万吨产能,到今年年底总设计产能将达76万吨。维达预计,到2014年年底,其总产能将可达至89万吨。显然,维达的产能扩张与竞争对手相比甚为保守。

而利润率水平的低下,则进一步遏制了维达加大扩张的想法。因此,维达在今年中报中首度提出“轻资产”战略,以代工的方式应对市场对产能提升的要求。但是,这在行业集中度越来越高、规模决定市场格局的境况下,不能不说是一种巨大的潜在风险。

爱生雅救场

爱生雅入主大股东之后,维达或有机会从这种进退维谷的困境中走出来。

日前,爱生雅向维达提出全面要约收购,要约收购价较维达停牌前的7.95港元溢价38.36%,价值总额高达86.47亿港元。

由于高端生活用纸均需从国外进口纸浆(中端、低端一般用国内纸浆和回收纸浆),这也导致中国生活用纸行业整体存在极大的战略性风险。国内几大生活用纸巨头中,除了APP在国内有十余个森林资源林地,其余的制造商的高端产品原料基本都依赖进口。

众所周知,爱生雅既是欧洲、全球第二的生活用纸生产企业,同时,爱生雅也是欧洲的私有森林持有者。因此,爱生雅入主维达之后,后者的原料制约因素将随之而解。

对国内生活用纸行业来说,与生产规模效应的制约因素相比,森林资源与高端纸浆的制约较前者对全行业更具有致命性。因为,除了林浆纸一体化比单存的成品纸生产企业更具有集约化优势,更为要紧的是,纸浆依赖进口还存在不断变幻的汇率风险。若以此来看,维达通过下嫁爱生雅的豪门解决这一致命问题之后,在现有四大巨头的竞争格局中,只有APP处于对等的竞争格局。

目前,APP在全球拥有的森林资源超过100万公顷,其中在中国造林面积超过30万公顷。

木浆为生活用纸产品的主要原料,维达在此次中报中亦承认木浆对其所产生的影响:上半年,木浆价格上扬,拉高了本集团之采购成本。展望下半年,木浆价格仍会波动。维达表示,将加强与核心供应商的长期友好联盟关系,并继续寻觅新木浆品种及供应商,冀望增强木浆采购之议价能力,减低制造成本。

受制于行政割据

前瞻产业研究院研究员张媛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表示,纸浆的大量进口将对国内生活用纸企业造成一定冲击,国际纸浆价格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国内纸厂的生产成本。“以中顺洁柔为例,纸浆成本占到其生活用纸成本的55%-65%。2012年,纸浆进口量占我国造纸行业进口量比重为83.50%。”

中国生活用纸乃至整个纸品行业都受制于上游资源,而其中行政权力的条块割据更是加深了行业突围的难度。

前瞻产业研究院在其报告中称,中国造纸业的发展受制于林业、农业和轻工业“三权分立”,国家缺乏对行业统一的规划和指导,长期没有完整的产业政策,国家各部门的相关政策对造纸业又有不同规定,不能协调统一,甚至相互牵制,导致造纸业受宏观环境影响较大。

正因为上游资源掌握在国际巨头手中,中国虽然是生活用纸的制造和消费大国,但并没有取得纸浆的定价权。目前,行业四大龙头之一的维达落入外资手中,更是让人对中国企业纸浆定价权进一步丧失产生担忧。

对此,张媛认为,维达被国际上游企业收购,短期内并不足以撼动整个市场格局,但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搅动现有的竞争格局,中国企业的定价权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减弱。

baiduseo你需要知道的可不少
临床表现
艾滋病
分享到: